聯商·資訊中心

被“拍死”在淺灘的“達芬奇”家具

  從眾心理告訴我們,就算只限于高端家具行業,深潛的裸泳者也不止達芬奇一個。

  然而這次未能隨潮退去,裸泳者達芬奇便率先被拍在了沙灘上。并非不善潛水,而是因為涉水太深,對深水區與淺灘的區別已然麻木了。

  7月10日,央視《每周質量報告》的選題將天價洋品牌家具造假的主角鎖定在號稱國內最具影響力的高端家具品牌達芬奇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身上,讓這家之前并不為大眾所知的公司一夜成名。

  “公司目前正在籌備上市。”隨后北京達芬奇家具有限公司經理楊麗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這樣來看,如果不是東窗事發的話,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行業里又會多一家主營高端進口家具的上市公司。但隨著媒體曝光的“給力”以及各相關方的先后曝料,深潛的“達芬奇真身”還未能等到上市,就已欲罷不能地逐漸全裸于公眾視野了。

  東窗事發

  被稱為亞洲規模最大、檔次最高,一張床數萬元、沙發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以經營進口高端家具品牌的達芬奇已經風平浪靜地做了11年這樣的生意,直到2011年7月10日這天。

  “宣稱意大利原裝進口實為東莞制造,‘名貴實木’原為廉價化工材料。”當日央視《每周質量報告》曝出的達芬奇家具有限公司涉嫌大量造假,據稱這是央視記者在長達半年多的調查中發現的。

  《每周質量報告》稱,調查緣于北京的一位唐女士花費280多萬元在達芬奇專賣店購買了40多件家具。“這些昂貴的家具一進門便散發著刺鼻氣味,”唐女士稱,其中一電視柜使用的材料是密度板而非實木,被判為不合格產品。

  位于東莞市清溪鎮的長豐家具公司成為了央視揭開達芬奇神秘面紗的重要突破口。“從2006年長豐就開始為達芬奇公司生產家具,品牌包括卡布麗緹、好萊塢、瑞瓦等,現在與達芬奇公司的年交易額在5000萬元左右。”該公司總經理彭杰稱。

  對于達芬奇所聲明的其銷售的意大利品牌家具均產自意大利一說,彭杰透露,長豐生產的這些家具在交付給達芬奇公司之后,達芬奇公司將這些家具從深圳口岸出港,運往意大利,再從意大利運回上海,從上海報關進港回到國內,這些家具就有了全套的進口手續。

  監管介入

  就在央視曝光達芬奇事件的同一日,上海市工商局出動近70人,對位于上海的達芬奇母公司和兩家分公司、倉庫、展廳分別進行緊急調查取證。“在位于青浦的倉庫內查獲了部分涉嫌偽造產地的家具產品,所有證據均進行了登記、保存。”該局公平交易處副處長鄭宏表示,達芬奇銷售的部分產品可能涉嫌偽造產地和產品質量問題,下一步將對有關產品進行送檢,同時對整個公司銷售情況做進一步調查。

  隨后,北京市朝陽區工商人員也去達芬奇店內暗訪、調查取證,并召開專項部署會,準備進行進一步的核實。“北京達芬奇家居店只是一個銷售地,具體措施需等上海方面最終的調查結果公布后再進行確定。”北京市工商局一名負責人表示。

  7月11日,上海市工商部門和第三方檢測機構工作人員對位于青浦區的達芬奇家具倉庫進行現場抽檢實驗。檢測人員現場對一個達芬奇卡布麗緹床頭柜進行破壞性實驗,初步判定其材質不是實木。

  7月14日,上海工商權威人士透露,工商局通過調查,認定達芬奇公司存在涉嫌虛假宣傳、部分產品不合格、大部分家具產品標志不規范等問題。

  與此同時,廣州市工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鑒于“廣州達芬奇”銷售的標示產地為意大利的家具產品不能向工商部門提供進貨單、進關單等原產地證明材料,天河工商分局對其涉嫌偽造產地行為進行了立案。

  7月14日,工商執法人員現場封存了達芬奇公司在售家具品牌包括“CAPELETTI、HOLLYWOOD HOMES”等商品42件,涉及18個品牌。截至7月19日,達芬奇公司仍未能向廣州市工商部門提供進貨單、進關單等原產地證明。

  在成都,青羊區工商執法人員也對達芬奇專賣店進行了現場調查,并提出暫停接受報道涉及的卡布麗緹品牌訂單的行政建議,12315也接受市民有關達芬奇家具質量問題投訴。

  7月12日質檢總局要求滬深兩地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對達芬奇家居近兩年的進出口情況進行調查。

  根據《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北京市律師協會消費者權益法律事務專業委員會主任邱寶昌表示,在工商部門或消協認定達芬奇家居的行為屬于欺詐后,消費者可以根據這一條款向達芬奇要求雙倍賠償。

  矢口否認

  曝光伊始,達芬奇就在其官網鄭重向公眾確認:其在國內銷售的意大利品牌家具,均為在意大利生產并原裝進口至國內的。

  北京達芬奇專賣店店長趙穎表示,他們這里銷售的卡布麗緹家具100%都是意大利生產的,而且家具上漂亮的雕花使用的原料是一種叫白楊荊棘根的名貴木材,這種木材只有意大利的一個偏僻小鎮才有。但位于意大利坎圖鎮上的卡布麗緹公司負責人是這樣表述的,他們與達芬奇公司確實有合作,他們生產的家具上的雕花不是實木雕刻的,而是由一種特殊的樹脂做成。

  堅持否認,成為達芬奇家居面對公眾的基本態度。而這種堅持卻在不斷地受到媒體監督、監管調查、消費者反饋的質疑。這樣的陣勢,達芬奇公司顯然沒有經歷過。身處輿論與大眾監督漩渦中的達芬奇公司7月13日在北京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有媒體稱這是一場“一地雞毛”的發布會。

  當日,達芬奇負責人以及達芬奇代理的美國、意大利品牌負責人均悉數到場。達芬奇CEO潘莊秀華第一次出現在媒體面前,“達芬奇代理的意大利品牌均屬原裝進口,而代理的美國品牌則并非完全產于美國,產地包括印尼、中國等”。

  但對于產品質量等核心問題,媒體記者沒有得到一次正面回應。潘莊秀華、Cappelleti的執行總裁等高管堅持意大利品牌是原裝進口的發言成為發布會的開場白。

  隨后,發布會現場被突然出現的一名情緒激動的消費者打斷,該名消費者大喊達芬奇產品不合格,并稱產品、發布會等都是假的,然后憤怒離場。“此后,發布會似乎也就成為潘莊秀華的表情秀,”潘莊秀華開始大談自己的辛酸創業史。

  在被記者問及關于產品質量以及是否涉假等問題時,潘莊秀華只表示自己情緒很激動,此時不想接受采訪,自己需要一些私人空間為由拒絕回答,然后發布會結束。

  對于當天的發布會,有評論稱:“在品牌遭受嚴重質疑時,達芬奇的新聞發布會卻沒有任何溝通緩解,直接責任人潘莊秀華甚至在發布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淚奔而去。老問題未解決,新狀況又不斷出現,如果這就是達芬奇解決問題的方式,那么這家公司的命運恐怕也會像這場發布會一樣,陷入無窮無盡的混亂。”

  7月19日,達芬奇官方網站正式發出一封致歉信,稱有關媒體就達芬奇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本公司門店銷售部分國際品牌家具提出質疑,主要集中在某些產品產地標注問題、質量問題以及不規范宣傳問題;本公司虛心接受政府部門、媒體與社會公眾的監督,并已開展內部清查整頓;對于企業自身問題,將依照相關法律法規承擔責任。

  “但此信并未對消費者退貨及賠償問題給予解答,甚至根本未提及。”知情人士指出。

  到底誰冤

  “蒙娜麗莎的微笑變成了潘莊秀華的微笑、眼淚、哭訴等多種表情。”近日,網上盛傳著達芬奇筆下的蒙娜麗莎與潘莊秀華表情的結合圖片,有的甚至被用在了報道中。

  這是對達芬奇的惡搞,還是在為達芬奇家居鳴冤?潘莊秀華的眼淚又在說明著什么,僅僅是在博取輿論的同情嗎?

  相關部門的調查還在繼續。近日,應國家質檢總局的要求,深圳、上海兩地的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已對達芬奇家居近兩年的進出口情況進行了全面檢查。

  上海海關的調查報告顯示,今年有124票原產地申報為意大利的貨物,但暫時還看不出卡布麗緹的所有產品是否都在意大利生產,需要進一步核實。

  對此,深圳市檢驗檢疫局輕紡檢驗處處長蔡志群表示,到目前為止,深圳市檢驗檢疫局沒有發現以達芬奇、卡布麗緹、好萊塢等相關名稱申報,從深圳口岸出口的產品;在進口方面,達芬奇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在2011年6、7月兩月間進口家具產品共7批次。這是達芬奇公司從2009年6月至今兩年間所有的進口記錄。

  蔡志群介紹,這7批次產品中,有3批次已經運到某些地方參加展銷會,賣給消費者,目前還剩下4批次的產品。這些產品從品牌、品名、產地等方面目前沒有發現問題。

  對此,中國家具協會理事長朱長嶺說,“達芬奇事件不具有普遍性,國際品牌可以有不同的生產地,只要標明產地即可。產品從中國出口,再進口到中國,只要符合法律規定,是可以的。”

  “達芬奇事件對家具行業來說是分水嶺,一些潛規則及虛假信息都將被重新審視。而各家具企業不能只將此事當成一次危機公關的案例,必須從根本上調整自己的思維及行動,否則更大的危機在后面。”酷漫居董事長楊濤如是表示。

  目前來看,無論怎樣堅持“100%產自意大利”的立場,達芬奇存在涉嫌造假、違規操作已是事實,只憑此,冤與不冤的討論對其就不再有意義。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或許這句話能成為此時達芬奇公司的借口。但是,相信沒人愿意看到這場以正劇開場、用“眼淚”演繹,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扯皮推諉結束的鬧劇。
  (來源:《中國連鎖》 作者:劉朝龍)

好文章
0
評論共0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聯商網版權所有 ©2001-2017

中彩票大奖后怎样领奖